太阳娱乐场2018

民不举官不究是一种纵容

  10多年前,重庆市巫山县双龙镇的马泮艳三姐妹被监护人卖作“童养媳”,多次出逃失败,并相继生下子女。2016年,年仅28岁却已有一个14岁女儿的马泮艳起诉要求离婚,并希望追究“丈夫”在自己还是幼女时强奸自己的法律责任,却被派出所民警告知案件已过追诉期。(中新网)

  12岁嫁人做童养媳被强暴,经过十多年发酵得到人们的关注。期间报警强奸却因警察敷衍了事认为是婚内之事拒绝受理。据不受理,岂是因为警察眼拙看不清年龄,真正的原因恐怕是“民不举,官不究”的思想在作祟。

  毋庸讳言,村里买个谁家买个媳妇多半是瞒不住的,自家人想必不愿张扬,村里街坊自然也有背后议论,但总不会多管闲事,而这些“太平”警官自然是打着童养媳民俗的幌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就好比环境保护工作,相关职能部门大多建立了举报制度,于是有人就把举报当成制约污染行为的首要渠道。然而,鼓励民众举报,毕竟只是治理污染的一个辅助手段,监管部门落实监管责任本是自身职责所在。家里事显然站不住脚,纯粹是在寻找冠冕堂皇的借口。

  民不举官就不究,实际上是一种被动监管姿态。大门不出、二门不迈,坐等老百姓举报才去调查追究违法行为的做法,不应该是现代法治社会中执法者的应有姿态。为什么违法行为总要在公众或媒体多次举报披露之下,才引发监管部门的查处。难道老百姓不举报,有关职能部门就不能依法监管和处理违法行为吗?

  无论民举或者不举,追究违法者的责任都是职能部门的天职。如果眼见违法行为而不究,无异于失职渎职。职能部门的执法激情,决不能单纯依靠群众的举报来“点燃”。转变思路,转变作风,变“坐等举报”为“主动监管”,才是监管的正道,才是依法履行其自身职责的积极表现。事实上,“民不举”并非“民不愤”,对于身边诸多违法行为,老百姓深知其危险而深恶痛绝,保障老百姓权益,认真处理违法事项,无疑是必需的。

  “官究”才会引发“民举”。不难发现,公众不愿积极举报,并非全都慑于违法者而明哲保身,而是“民不举”在一定程度上缘于“民有举”而“官不究”,或者“民力举”而“官力拖”。个别职能部门怠于履行职责,深深地伤害了民众举报的积极性,无形中助长了违法行为。对职能部门而言,“民不举,官不究”的思维,该到转变的时候了。(齐博文)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山东2015年专升本明年3月开考 将建多元录取制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