太阳娱乐场2018

这个世界并非完全黑白分明

  国产小说,大多偏重于对故事情节的把握,我们每个人都是讲故事的高手,在我认为,小说最重要的特征也便是讲故事,若是认真打磨,当然可以讲一个更高明的充满技巧和文学手法的故事。

  国产小说,大多偏重于对故事情节的把握,我们每个人都是讲故事的高手,在我认为,小说最重要的特征也便是讲故事,若是认真打磨,当然可以讲一个更高明的充满技巧和文学手法的故事。但是,现在的故事大多偏离了现实特征,充满了太多的意淫和自我陶醉,这往往使得不能让人信以为真。越来越多的故事有着这样的倾向,让听故事看故事的人失去了信心和态度。所以杨照说“故事没落了,不是因为没有好的故事,也不是因为没有好的说故事的人,而是因为听故事的人消失了”。

  有意思的故事,必定能带给人切肤之痛或是人性治愈,我个人相对喜欢比较贴近现实的小说,这不是现实主义,更像是阎连科所提出的神实主义。最近读了唐朝的作品《永不止步》,用书中的话说“其实黑道大哥的上进心一点也不比白道的官员差。”据说在真实世界里发生的故事一点不逊于小说,更偏近于现实主义题材。而令我喜欢的是,小说中将黑道的厮杀、黑白道的博弈、黑白道的混杂和白道的堕落都描写得近乎以假乱真。单就我们经历的简单生活来说,自然与这样的小社会无染,但从另一方面说,我看不到并不代表它不存在。

  《永不止步》讲述的是发生在西海省海州市的故事,当然像其他类似的警匪小说一样,故事发生在一个虚拟的地点。作者也提到故事的素材与沈阳刘涌案有关。刘涌案发前,是沈阳市人大代表、致公党沈阳支部副主任委员、嘉阳集团董事长,而他的保护伞是沈阳原市长沈阳原市长慕绥新,与故事中的黑道大哥林鹏飞相比较,两人颇有相似之处。我们知道,大陆是没有纯粹的“黑社会”一说,最多有黑社会性质,或者黑恶势力之类的词语,但是这些犯罪组织在见诸报端的新闻中,大多显示出组织严密和亦商亦黑的特征。这完全有别于我们日常所看的港片中,那些黑道大哥冲锋在前的样子。《永不止步》中所描述的林鹏飞,是市人大代表,虽然手下小弟甚至敢和重案大队的队长对抗,但身为“大哥”的他,却一直躲藏在幕后,尽管也时不时在台前嚣张,但基本不是自己亲自去动手,这也便是他的精明之处。

  那么,这些黑恶势力是如何发展壮大起来的呢?书中并没有直接的大费笔墨大肆铺陈,作者一语点醒:“黑社会之所以猖獗,都是惯出来的!但绝不是老百姓惯出来的!都是我们这些当刑警的惯出来的!如果不惯他们,发现一个抓一个,一有苗头就给他灭火儿,地痞永远也发展不成黑社会!”虽然这样的话语有点以偏概全,但如果确实从源头杜绝,也许不会发展得如此壮大。可以说,现代的人都很聪明,都讲究“人脉营销”,而书中的林鹏飞,无疑很会抓住机会,从他的妻子曾文倩的背景颇深上,就可以看到此人不同一般,人脉关系处理得相当顺溜,市长、副市长不用说,当林鹏飞靠“间谍”身份被保释的时候,不由得让人感叹他的只手通天。

  好故事并非是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”,《永不止步》也是如此,我们看到故事中牺牲的刑警队长何玮,也看到了受伤的章子文更看到故事结局里的替罪羔羊。这里就不做太多的剧透,但是让我欣赏这部小说的原因,还是在于它巧妙地将黑、红、白三道之间的纠葛刻画得淋漓尽致,彼此的恩怨情仇都在化解、增进中不断延伸。而无论是警匪、还是官民,只要稍着笔墨的人物,都并非完全的十恶不赦或者高大全,他们会时不时露出一些人性的弱点和优点。也就是说,这个世界并非完全黑白分明,每个人的不同立场和不同选择决定了不同的结局。而往往结局都是我们难以预料的。

  可是,在这样的故事里,我们看不到那些学术化的文学特征,所看到的,就是一个好故事,和它背后更加精彩的社会。有时候,我们的写作讲好一个故事就够了。

上一篇:为它黑白 太分明

下一篇:没有了